您当前的位置 >      新视界 > 教师博览 > 教育叙事 > 不要指使学生“给名人写信”

不要指使学生“给名人写信”

[ ] 作者:吴非 来源: 作者的博客 分享到:

 

去年网上有新闻,台湾新埔小学有个邱老师,让小学生写信给自己最想了解的名人,有人写给周杰伦、郭台铭、台湾知名法师、知名作家,以及比尔·盖兹、《哈利波特》作者罗琳等。总共寄出31封信,但回信只有5封。周杰伦、郭台铭、知名法师、知名作家都没回信,回信的是比尔·盖兹、罗琳。邱老师告诉孩子们:这就是人生。”看这条被传播的新闻,莫名其妙:教师策划这样的“教育”,目的何在?有没有考虑文明社会与人相处的基本准则呢?

为什么让不谙世事的小学生给名人写信?是让他们体验从热望到失望的过程?是让他们通过教师设计的方式去得出“社会冷漠”的认识? 教师设计这一活动的用意,似乎就是为了让自己的学生遭冷遇、碰钉子,然后再告诉他们“这就是人生”,从而实现“励志”“自强”的目的。除此而外,我看不出有什么“创意”,更看不出有什么教育价值。我不太理解媒体争相报道这件事的用意,我也不认为这种教育方式有值得称道之处。教师无事生非,既误导儿童对人生对社会的认识,也伤害了安安静静生活的人们。我真怕同行们效颦。

今年一个月内,分别接到两名初二学生的来信。一位来信问“我从小不爱学语文,请问老师,学语文要读什么书”,另一位问的是“请告诉我,怎样才能学好语文”,这些没头没脑的问题让我无从答起。我很疑惑,已经读初中了,怎么会问这种大而不当的问题。两位陌生的学生在信中都写了这样的话:“语文老师要我们给语文名师写信并争取长期保持联系,说这样才能学好语文”。——可以看出,这些语文基础不太好的学生根本不可能知道收信人究竟是什么人,姓名单位显然是他们的老师提供的。承那位老师抬举,用学生当人质,拿我当名师,逼我就范。按那位老师的预料,我不敢也不好意思拒绝学生的请求,应当“循循善诱”“诲人不倦”,可惜我早就没有能力应付社会活动,更何况这位老师毫无道理地把本该属于他(她)的工作推到我这个退休教师的身上,而且还是“长期”的。于是我就简单地告知来信的学生:“多读书”“听你的任课老师的”。我一点也不认为自己是敷衍塞责,鼓励学生“写信找名师求助”这样的点子,和装扮乞丐测试路人爱心一样,败坏社会风气,贪污、糟蹋社会资源。那所学校以“疯狂家教”“疯狂应试”著称,但教师何以连基本学习方法都不懂,要让学生来找我这个陌生人呢?

此前我遇到类似求助,出于对人的同情和尊重,往往尽其所能,帮助过一些老师和学生,哪怕三言两语;后来逐渐想到,那些所谓的问题,只要静心思考,只要翻一下手边的工具书就能解决的,只要和同事、同学讨论一下就能恍然大悟的,为什么要写信给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呢?多麻烦!特别是具体从事教学的教师,他应当具备最起码的学习能力与学习意识,他不宜用那些浅显的问题去求助所谓的名家名师,更不可以利用别人对孩子的关心博取好处或推卸责任。

一名学生,他在学习遇到困难的时候,可以向老师求助,这是老师的工作职责与义务;教师除了解答疑难与困惑,还应当鼓励学生努力读书交流,习得方法。如果一名教师热衷于让自己的学生去与名人“交流”,则与“追星”一样丧失独立思考,体现的是懒惰与落后。有次和钱理群老师聊天,得知他那一年给两百多名中小学教师回了信,回答了各种各样的问题。我闻之感到惊讶,既为他的古道热肠,也为他的迂阔。作为一名老年学者,他的时间实在太宝贵了,他几乎从不休息。其实,在信息时代,真正爱学习的教师能很便捷地获得他所需要的知识,也可以通过阅读思考获取精神资源,为什么坚持要找那样的老人回信解答问题呢?

有位前辈名师讲学时公开诉苦:“现在的教师怎么啦,怎么连课堂教学的基本常识也要反复问?回信稍慢一些就讽刺挖苦、就戾气十足?”——他说的没错。有语文教师曾问“作文面批好不好?”我说:“很好。”他问:“可是我没有时间一一面批怎么办?”我说:“不是所有的作文都需要面批的。”“那么什么样的作文要面批呢?”我想麻烦可能要来了,但还是按我的思考回答了他。他反问:“为什么你的回答和某某老师说的不一样呢?”我感到麻烦大了,于是说:“各人遇到的问题可能不一样。”他问:“那你的问题是什么呢?”——这种没完没了的谈话已经不是交流,而是纠缠、抬杠了。每遇上这样的老师,都想到:社会对中小学教师职业技术含量的评价,可能也和这类教师有关。

教师缺乏主动的学习意识,忽略个人实践,没有教会学生学习,而是把学生推给社会,这是极端不负责的。学生按教师的指使给名人写信没如愿得到回信,教师告诉学生“这就是人生”,究竟是什么意思?糊里糊涂之间,对这类现象,我也只好说:“这就是有些老师的‘教学’。”


责编:余华
微博关注:教师博览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站点地图 | 招贤纳士 | 投稿平台 | 在线订阅
江西教育传媒集团 Copyright @ 2013-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2008240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