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新视界 > 教师博览 > 教育叙事 > 我和我的Q友们

我和我的Q友们

[ ] 作者:邱昌勇 来源: 文摘 分享到:

 

Q友,一个网络时代里大家都熟悉的名词,而我要说的这些Q友又都是我的学生,所以这里姑且称他们为我的Q友学生。说起我和我的Q友学生们的故事,还要从学校的那场“运动”开始。

这“运动”一词是出自学生之口,其实是学校明令禁止学生带手机进校园。因为有不少学生已沉迷于手机上网、游戏、聊天,在一次全校教师会后,学校发布了手机禁令。一时间,校园里果然再也看不到学生手里拿着手机,也听不到学生衣兜里传出的QQ提示音了。

然而,不久后的一个晚自习,一名学生善意地告诉我,其实班里有手机的同学大部分仍将手机带在身上,只不过他们玩起手机来比以前更隐秘了。第二天,我几乎用了一整堂课的时间讲了手机对大家学习的负面影响。满心以为这一堂课的暴风骤雨能消除这股手机暗流的危害,可我错了,那些学生依然是我行我素。怎么办?继续进行思想教育吗?实践证明这方法只是徒劳。那么展开一场地毯式的手机大围剿?这显然是不合法的,甚至会将师生关系拉得更远——如果是这样,我宁愿不去管。可不管他们,我又怎能放得下心呢?那几日,这些问题总是萦绕在我的心头。

“或许我可以偷偷地走进他们当中,这样至少可以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和干些什么。”真的是想得太多了,以至于头脑都糊涂了吧,要不然我怎么会有这样“小人”的想法。然而,后来的事情却恰恰证明了这是一个绝妙的办法。“堵”不行,那就“疏”吧。心动不如行动。我先是弄到了班里大部分学生的QQ号,并为自己也申请了一个,取昵称为“北极星”——有给孩子们指明方向的寓意。接着,我一一加他们好友。他们当时一定以为我本来就是他们中的一员吧——多么单纯的一群孩子啊!很快地,我就得到了他们的回应,成了他们的Q友。后面的日子里,我又多了一项工作,便是在一些恰当的时间登录QQ,比如学生上其他课时,又如晚自习后。几天之后,我发现:上课时他们一般不在线,只是晚自习后会有几个学生上线,但半个小时内,便陆续下了。有了这些发现后,我并不急于线上和他们搭话,因为我不想打草惊蛇;我也不急于找他们兴师问罪,我还想从中发现更多。

慢慢地,从他们的空间说说和日志甚至是变换的昵称里,我有了更多的收获。我终于明白了,他们当中的一些人为什么上课无精打采,为什么课间不再嘻嘻哈哈,为什么成绩极速下滑,还有那快乐背后真正隐藏的是什么。在这之前,我也喜欢走进他们当中,喜欢和他们聊一些学习和生活中的琐事。但我从未感觉如现在接近他们的心灵。我或以Q友的身份出现他们的虚拟世界里,或以老师的身份出现在他们的现实生活里。我想,我和我的Q友学生们都记住了那些日子。

从他的空间日志里,我知道他早恋了。这应该就是那些日子他上课走神、成绩下滑的原因吧。那天晨读时,我将他喊出了教室。没有去办公室,我们只是并排倚着教室前的阳台栏杆,我能感受到面前的他内心的忐忑。当我谈及他的心事时,他用那样惶恐的眼神望着我。我却没有责备,只是和风细雨,设身处地地为他考虑。从他变得敬畏而感动的眼神里,我知道他一定是听进了那些话,不然后来他也不会以高分考入县一中。

如果不是QQ空间里的那些信息,我永远也不会知道她曾那样恨我。接近中考的那些日子里,往日嘻嘻哈哈的她一下子变得沉默少语了,学习倒是比以前认真多了。然而,没有人知道这正是那次严厉批评后我所预期的效果。后来,她不负众望地考入了一所理想的高中。他们毕业后,我在北极星的日志里写了一篇回忆类的文章,提到了那次批评她的初衷。很快我便读到了一篇写满歉意和谢意的留言。我想说,相对于你们的进步与成长,我的那点儿委屈不算什么,真的。

从她变换的昵称里,我终于读懂了那欢快的眸子里闪过的一丝异样的东西是忧伤。那个课间,她疯了一阵子后又忽然静静地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我走过去,说:“你是一个坚强的孩子,可老师知道你并不快乐,说不定有些话可以和老师说说。”她顿时怔住了,虽然当时她没说什么,但我又分明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激动与感谢。那以后,我时常提醒她把心思放在学习上,她也一度振奋过。虽然不久后的中考她没能考进理想的高中,但直至现在我仍然能从她的QQ空间的说说和日志里读出她的努力。我想,有了这点精神,她终会学有所成的。

……

太多的回忆里,不得不说的还有那最后一堂语文课吧。说是语文课,还不如说是场告别会。依然是絮絮叨叨,可絮絮叨叨的话语里,尽是殷切的期盼与真诚的祝福。当我说起“北极星”那个家伙时,他们在用怎样复杂的眼神望着我啊!惊疑、诧异、恼怒,甚至还有鄙夷吧。他们中的一些人一定在想,一个老师怎么能这样窥视学生的隐私?当我把他们心中相关的杂乱的记忆串联起来,那渐渐清澈的眸子里剩下的就只有感动和些许兴奋了。他们已不在意你的行事不够光明磊落,他们的记忆里只会存留着你的好!多么懂事而又单纯的一群孩子啊!快要下课时,几个学生哭了,叫人看了眼里痒痒的,心里也跟着酸酸的。

转眼已过了大半年。虽然我的这些Q友学生们早已不属于我的课堂,可是“北极星”和Q友学生们的故事还在继续。如今,我依然会时常去他们的空间里走走,就像曾经在课间时忽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看到他们的困惑或忧伤时,依然不忘送去一些开导、鼓励或祝福的话语。他们也会偶尔在北极星的空间里踩过并留下些痕迹,那时我便有一种如获至宝的感觉。

孩子们,伙伴们,你们可知道,北极星的空间原是因你们而存在,也因你们而精彩,那里有着一个老师对他的Q友学生的最真的祝福和牵挂啊!

责编:余华
微博关注:教师博览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站点地图 | 招贤纳士 | 投稿平台 | 在线订阅
江西教育传媒集团 Copyright @ 2013-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2008240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