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新视界 > 教师博览 > 教育叙事 > 陪你一步一步慢慢走——英国小学助教制度印象

陪你一步一步慢慢走——英国小学助教制度印象

[ ] 作者:千山—江月 来源: 文摘 分享到:
 

2008年暑假,我幸运地参加了江苏省苏州市教育局与英国艾塞克斯郡教育厅组织的为期四周的境外培训活动。机缘凑巧,在四周的时间里,我寄宿过两个助教家庭和一个校长家庭。无论是在英国小学里听课,还是在寄宿家庭里的交流,都让我最近距离地接触到英国小学的助教,最直观地感受到了英国小学的助教制度。

初遇助教

代表团抵达英国艾塞克斯郡第一天,招待中国教师的寄宿家庭主人已经等在会场。我们的中文名拼音与英文名字已被制成姓名卡,各自佩在胸前,等待寄宿家庭的主人来“认领”。许久不见我的寄宿家庭主人黛比尔,原来今天她丈夫生日,有家庭聚会,她委托了两位同事过来接我。凯姆是一位三十多岁的老师,她自我介绍后,接着把她旁边的一位年轻姑娘介绍给我:“这是玛丽亚,我们的助教。”当时我不以为意,以为这样的“助教”可能类似于我们的实习生。但晚餐时她们提到我的寄宿家庭的主人黛比尔也是位助教,这就让我有点惊讶了,从资料上我知道黛比尔的孩子都二十多岁了,怎么还是助教呢?

英国的助教在学校里、在课堂上、在孩子们面前究竟是一个怎样的角色?

据凯姆介绍,助教分为普通助教和高级助教。普通助教是没有资格独自一个人呆在教室里和孩子们在一起的,他们必须与教师一同进入教室,而高级助教就有独自管理一个班级的资格。如果教师有事请假,普通助教不能代他上课、管理班级,高级助教则可以。

不过,助教与教师之间的收入相差是非常悬殊的。而事实上,英国中小学教师的收入也并不高。20084月的时候,英国小学教师还为了提高收入举行过游行。由此可以想象助教的收入,大致等同于我们的合同制教师、代课教师。

年轻的助教玛丽亚只是在一旁微笑。初次会面,不便深入讨论,我想了解的有关英国小学助教制度的详细情况只能留待以后慢慢去感受。

与助教谈“助教制度”

第二天中午,教师凯姆过来接我和女主人黛比尔出去用餐。等待食物上来的时候,我们开始了比较正式的谈话。

黛比尔很认真地告诉我:她不是一名教师,而是一名助教。她如此刻意声明,让我对英国中小学助教的角色越来越好奇:助教每天的工作内容是什么?助教这个岗位是政府聘请的还是学校自行聘请的呢?谁来支付他们的薪水?一个学校一般有多少名助教呢?

通过一段时间的了解,我才弄清楚英国小学助教制度的一般情况:在英国,助教是政府聘请的,如果能够通过政府组织的考试,助教也可以成为正式教师。但通过了考试的助教还不能马上上岗,而需要去大学进修,选择脱产学习,进修期限为两年(不带工资);如果每周只去进修院校上一次课,进修期限则为五年(继续拿工资)。这期间的学费都由政府支付,毕业后就能成为正式教师。黛比尔很高兴自己通过了考试,她选择了为期五年的学习,每周二去大学进修。

平时上课的时候,教师组织教学,他关注的对象是全体学生;助教也跟随教师进课堂,他的任务是关注班上的特殊学生。如果有调皮捣蛋的孩子,助教主要负责管理他们的纪律;如果是学习有困难的孩子,助教则主要负责单独辅导——有时候是在教师讲课时坐在学生旁边进一步讲解,有时候是将孩子带出教室单独辅导;如果是行为习惯有问题的孩子,助教便要求坐在他旁边,陪他一起听课。每节课课后助教会协助教师准备教具、布置教室、打扫卫生等。

凯姆他们学校基本上每个班都配一名助教,但有一个班情况比较特殊,配备了两名助教,其中一名助教专门陪伴一个学生。因为那是个被酗酒母亲抛弃、由奶奶抚养的特殊学生。这个孩子先天发育不足、后天家庭教育严重缺失,很难跟上同龄孩子。一般情况下,他照旧随班上课,但为了帮助他更好地发展,政府特地聘请了一个助教,陪伴他左右。教师上课的时候,如果他不能自控或者听不懂,助教就会在他旁边进一步讲解;有些课程实在不适合这个孩子,教师则让助教带他出去,或者去玩,或者去计算机房,或者去画画。

英国政府对特殊儿童的教育策略,真让人惊叹不已!看来,“不让一个孩子掉队”,不仅是美国的口号,英国同样有实实在在的教育实践。

助教越来越多

在英国的四周时间基本逗留在凯姆她们的学校。但其间附近一所小学组织活动,曾把我这个中国教师“借”去了四天,和他们一起参加教学活动。在不同的学校与不同的助教交流,让我更多地了解了英国的助教制度。

后来,我住在年过半百的助教洛琳家,她告诉我,在她幼年的时候,他们的课堂类似于我们中国如今的课堂:孩子们规规矩矩坐在课桌边,教室里通常很安静。洛琳觉得,现在英国小学的教室里太嘈杂了,她不认为这是最好的教育。

在洛琳读书的时代,学校里并没有助教,那些“特殊”孩子往往会被送到专门的特殊学校去学习。因此,当她的孩子们就读小学的时候,她无比惊讶地发现课堂里居然有“特殊”孩子的存在。一开始她的惊恐源于最本能的母爱,她担忧自己的孩子在成长中会受干扰,也担心他们或许会受到伤害。但后来她自己也无比欣喜地承认:将那些“特殊”学生放在正常课堂里读书,无论对正常孩子还是“特殊”孩子,都是非常有益的。

那个时候,她孩子的学校里一共只有两名助教。

在陪伴孩子成长的过程中,洛琳觉得自己很喜欢助教这个工作,于是她后来申请做了助教。十多年过去了,洛琳无比热爱着自己的工作,为自己能陪伴那些“特殊”孩子成长而感到幸福。她所在的学校尽管只有八个班,但因为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有听力障碍的儿童而拥有近三十名助教。她自己的专业是帮助那些来自非英语国家、不能说英语的儿童尽快适应用英语进行的课堂教学。

在学校小小的门厅里,我看到了全校教职工的照片,助教和所有教师一样榜上有名。孩子们一律以“某先生”、“某女士”来称呼校园里所有的教职工(包括勤杂人员),没有职务的区分。

观摩助教教学活动

凝视着眼前这本红色的书《一步接一步》,心生共鸣。喜欢这个书名,是的,一步一步走。每个孩子都是独特的生命个体,他们的前行不可能同步。有的孩子需要教师付出更多的爱与关心,耐心地陪伴他们,一步一步慢慢走。

儿童的成长,不仅仅需要等待,还需要耐心地陪伴。

从进入英国小学课堂的第一天起,这本书就进入了我的视野。吸引我的除了书名,更因为作者写在扉页上的话:

“谨以此书,献给我第一个阅读困难的学生。非常遗憾在1970年的时候,我对你的帮助还不是十分成熟,没有像《一步接一步》已经让无数人从中获得的帮助那样。《一步接一步》的成功来自于你遭遇的挫折与失败。”

读过这本书,便有点期待,想看看英国课堂上的老师们如何使用这本书。

助教黛比尔知道我的愿望。在我有空的时候,她便叫上我,带着几个需要进行阅读训练的孩子,一起去了校园一个安静的角落。

五六个孩子轮流坐在黛比尔身边,他们各自拥有一本自己的《一步接一步》。老师分别为他们打开书本,指定书页,逐一听取他们的朗读,不时纠正,同时为他们每天这样的朗读训练做好记录。每次只要查看一下记录,每个孩子存在的阅读障碍和辅导效果就一目了然。

为了防止这些孩子出现特别容易犯的错误——跳行读、串行读等,教师自制了狭长的书签。镂空的书签中间只容一行单词出现。他们的细致与耐心真让我惊叹!

安静的校园角落里,助教黛比尔守着几个有阅读障碍的孩子,逐一地辅导,挨个地做笔记。拿着一张张自制的书签阅读,孩子们的朗读结结巴巴,神色却不烦恼。仔细研究英国小学的语言教学和数学教学,觉得存在的问题很是不小——很多孩子阅读有困难,计算速度明显比不上中国学生。单看这些方面,我们的教学效果远远优于他们。但是,对孩子们在学习过程中自信心的呵护与培植,他们的投入与做法我们真的无法比肩。

责编:余华
微博关注:教师博览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站点地图 | 招贤纳士 | 投稿平台 | 在线订阅
江西教育传媒集团 Copyright @ 2013-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2008240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