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新视界 > 教师博览 > 读书 > 读书体会 > 书还是“览”着读好(作者原创)

书还是“览”着读好(作者原创)

[ ] 作者:柯玉升 来源: 作者原创 分享到:

中国的书籍浩如烟海,如果不有所取向地去读,结果会是只吸收不消化,前面看过后面就忘了。这样的书,读和不读一个样,取一时之乐,讨个眼趣。我以为,这样的人至少算不上一个读书人。书读得多了,很多文章只须看看标题,就能略知其中一二,这样的书还有必要再去细嚼慢咽吗?基于以上两点个人“偏见”,近段时间在网上与文友聊天,我也就提出自己的“怪”论:书还是“览”着读好。

“览”着读,不是不读,也不是不去好好地读,而是要有选择地去读,有针对性地去读。“览”着读,包含有两个意思。其一,有点像筛筛子,把不必要的都筛掉。这个“览”的过程,其实就是一个挑拣的过程。其二,有点像牛吃草。大口大口地将筛子没筛掉的精华吃进肚里后,还要有一个反刍的过程——再将草从胃里“吐”出来,慢慢地咀嚼。一番挑精挑细拣之后,是静下心来细细地去回味,去思考。

这样,白天读了的文章,晚上还要去细想:读这篇文章的收获在哪里?是开头处写得精彩,还是结尾部分留有余味,还是布局谋篇上的独到?

一张报纸,从新闻到副刊,一般情况下,每个版面,我都要浏览一遍。一本杂志,打开目录,喜欢的栏目中往往能快速地找到想要看的文章。大凡这样“览”过一遍后,心中就有了底,哪些文章应该静下心来去细读,哪些文章应该“跳”过去。遇到一篇好文章,如遇知己,内心那份如获至宝的心情难以言表。精神上的愉悦,胜过一切。

随着年岁的增长,书也就越读越“专”了。去“专”书的目的,是为了老有所乐,趁眼睛不是特别花的时候,把自己的写作兴趣培养起来,临到退休的时候有事做。扯扯草,弄弄花,打打牌,练练太极,这是一种快乐;写写画画,每月弄过千儿几百的稿费,这也是一种快乐。人活着,就是图个快乐。为自己乐,也要为别人乐。而写作不正是这种两全其美的事吗?因此,我为“专”书找到了一条极佳的借口,抑或是口号:为快乐而读书!

一旦“专”了,对书“览”着读的要求就更高了——“览”着读就是为了好好地去写,写出来的东西发表得多,发表的文章转载得多,这就是快乐。快乐不独为钱,几个稿费解决不了生活中的大问题,但快乐能使人的精神爽快,写作也就达到了养生的目的。

“览”着读,不光要选择好文章,也要选择好杂志(或好书籍)。像《意林》《格言》《做人与处世》《演讲与口才》这类常上稿的知名刊物,特别是其中自己擅长的栏目,几乎篇篇文章,我都要去细细品味,甚至是研读。

将读和写结合起来,这种“览”着读的读书方式,就显得尤为重要了。一位网友曾说过这样一句极有意思的话:我是个木匠,专为杂志打家具的。什么样的刊物需要什么样的文章,我得量身打造。

众所周知,打家具需要木料。木料哪里来?就在“读”中来,如果一字不漏,不加选择地去读,生怕漏过文章中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这是死读。只读不悟,也是死读,就像群里的网友问我一样:写文章有什么秘诀吗?我说:没有。网友又问:如果没有什么秘诀,现在普天盖地的写作培训班如何开得下去?我又说:秘诀古人早就揭秘过了,就是读和悟。不是吗?读书百遍,其义自见。紧接着,我又补充了一句:读书也要讲方法,“览”着读就是其中的一种。

面对床头堆得山一样高的报刊,妻子老是问:“这么多书,你如何读得了?”我答:“‘览’着读!”“嫩得读?”妻子很疑惑地应了一句。我笑,妻子也笑。

(作者地址:湖北省阳新县韦源口中心小学  435216)

责编:周正旺
微博关注:教师博览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站点地图 | 招贤纳士 | 投稿平台 | 在线订阅
江西教育传媒集团 Copyright @ 2013-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2008240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