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新视界 > 教师博览 > 编辑部故事 > 海边的狂欢(之一)

海边的狂欢(之一)

[ ] 作者:向晴 来源: 原创 分享到:

从美丽、悠闲的海滨小城东山岛回来后,仿佛从仙境回到人间,一个月来诸事缠身,了无生趣,好在有东山岛的甜美记忆,撑着我过了一段无色无味的时光。虽然有些晚了,还是想重温下东山岛上的人和事。

七月底,太阳的威力无与伦比,教博人选择这样一个时间约会,实在是这种要相见的热情比天气更热烈、澎湃。岛上扑面而来的滚滚热浪,比起我们激荡、灼热的心,委实逊色不少。岛上方一日,世上已千年,在岛上的几天里快乐如仙,感觉把一年的笑声都预支了。先记述几位有趣的人有趣的事吧。

                         走猫步的另类老师

     我想,在许多人眼中,“另类”是他唯一的头衔。他可以在教学楼前当着千余师生,为学生饱受践踏的尊严放声大哭。他可以面对刁钻的试题,毅然撕掉试卷,将考试变成演讲赛。他会旁若无人地冲上舞台纠正播音员的错字。他称为已毕业的学生代写情书为售后服务。他还毅然把自己的儿子从学校领回家进行了两年的家庭教育,只为恶补孩子的自尊心和良知。他敢堂皇地在课堂上摆出围棋。他经常将课堂移到月光下、小巷里、树林里、古渡口、垮塌的桥头上——他深信教育是一种生活。他上课有时只讲一个字:讲情,讲才,讲趣,他说“这样才像话”;有时则一个字也不讲,留出时间让学生博览群书,“自由地听歌德谈话,陪卢梭散步”……关于他的猛料太多,就是这样一个传奇,之前我却失之交臂。呜呼哀哉!好在有了这次东山岛的约定,让大家得以遇见传奇。他就是《教师博览》的前编辑蔡兴蓉,一个选择性看不见、具有大智慧的人。

古之大智慧者,均有自己的盲区,比如爱因斯坦常找不着回家的路,牛顿走路经常撞树杆上。蔡老师在生活上看上去有些粗线条,但是他对学生的感受却是细致、敏锐而全面的,对每个学生的性格特点更是了如指掌,这从他最新出版的《走在孩子后面》一书中可见一斑(悄悄说一句,我爱极了这本书)。他的种种惊世骇俗之壮举有兴趣者自可去他的博客围观(http://blog.sina.com.cn/cxr6404)。这里还是先说说他和我们短兵相接的几天里的趣事吧。

他坐在那里,沉稳安祥,再普通不过,但是他一开口说话,就给人幽默、豁达、超凡脱俗的感觉。他自称长得貌似人类,早上梳头被夫人称为死马当作活马医。这次在东山岛的笔会上,更是两次丢人,一次丢(落、留)在寡妇村(后被同行者多次演绎,比如蔡兴蓉和91个寡妇的故事等);一次在海滩上迷失了方向(实属正常,姚老师说他曾买包烟都找不着回酒店的路)。为了报答我们集体等他的半小时,慢条斯理讲了几个故事,大伙集体泪奔。

有次他在路上抽烟,突想到某件事,便把烟熄灭,习惯性夹在耳朵边继续走,但未料烟并没完全熄掉,他自顾走着,毫无感觉。直到路人看到他头上浓烟滚滚,赶紧叫住他。差点就玩了一出“自焚”游戏。试想,如果无人提醒,后果会怎样?

某天早上起床洗漱,洗完了才感觉不对,一看,恶心得三天吃不下饭。原来前夜他随手把一支无色鞋油放洗脸台上了,第二天早上完全不记得,顺手就挤了一条在牙刷上。我的乖乖,这是我在《失恋三十三天》里看到的镜头,剧中女主角黄小仙误把染发剂当成牙膏,刷出了一口恐怖的红牙,原来现实中早有原型。

某天兴冲冲地骑辆新自行车去上家教课,结果骑个破自行车回,一路上还挺纳闷,这新车座垫怎么晃得这么厉害,到家后夫人一看,二话不说挥挥手把他打发回了头。还算幸运,车主一直在等着,说我知道你会骑回来的。

某年他刚学会骑摩托车,兴冲冲骑着去给儿子买了个变形金钢回来。结果骑术不精,摔得不成人形。鼻青脸肿地回到家,6岁的儿子只顾问:我的变形金钢摔坏了吗?他忍着痛回答:你的变形金刚是好的,只是你老爸却变形了。

在厦门回来的火车上,我已把他的《走在孩子的后面》看得差不多了。真是读不尽的蔡兴蓉,我对这位有着赤子之心的老师充满了敬爱和景仰。傅国涌老师说《读库》杂志追求的办刊宗旨是有料(内涵),有种(骨气、血性),有趣(可读性),我倒觉得蔡老师恰是这种“三有”之人。真希望像在东门屿上一样,能常走在他的后面,聆听他充满睿智的话语和发人深省的教育故事。

责编:方新田
微博关注:教师博览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站点地图 | 招贤纳士 | 投稿平台 | 在线订阅
江西教育传媒集团 Copyright @ 2013-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2008240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