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新视界 > 教师博览 > 编辑部故事 > 傅国涌印象

傅国涌印象

[ ] 作者:蔡兴蓉 来源: 原创 分享到:

 傅国涌印象

蔡兴蓉  

 傅国涌是奇特的。

7月19日,《教师博览》年度笔会在福建东山岛——又称蝴蝶岛——上召开。我想:哪儿开都可以,反正我对自然景观基本持剩女态度——能凑合即可;但我很希望碰到些别样的人。这“别样的人”,照我的理解,就是把思想当作另一种存在,而且是更重要和更生机勃勃的存在的人。

第二天早上,笔会在宾馆二楼召开。我因为做家教晚起惯了,就迟了点。一进会场,但见“博览人”(后有导游小姐称“教师博览们”)济济一堂,正前方一个四十来岁,偏高,微胖,头顶有一块空地的人,正在用宏亮的声音和稍快的语速,谈论什么是社会精英。在他看来,这当然是一个糟糕的社会,纵然到处都在使用手机、电器和小车,但作为没有参政渠道和新闻自由的民众,其生活状态跟秦皇汉武治下的百姓并没有质的不同;好在,自由与民主的可能,也正蕴含其中。所以精英者也,就是也只能是推动文明进程的行动的个人。行动的个人!他还说,607080后的人,应该为9000后的人做好铺路石,以推动更好的社会的到来。云云。

话有些突兀,但大致仍在常识的范畴。我没有太在意。

会后“大夏书系”老总吴法源告诉我:这就是傅国涌。傅国涌?自称伪历史学家,自由主义撰稿人的傅国涌?善于“扭曲”知名学者观点、言论,从而蜚声海内的公共知识分子傅国涌?吴总说是的,并提醒我赠送一本本人刚出版的书《走在孩子的后面》给他。

晚宴是在临海的一所玻璃墙的大屋里。我有幸和傅国涌坐在一起,面朝波涛汹涌的大海。傅国涌很认真地吃着海鲜,不大说话,但只要有人问他问题,他就会放下碗,或长或短地聊一会,显得很随和。在这种闲聊中,他说出两个事情让我感觉惊讶:一个是,他说他家最值钱的东西是一把藤椅,7000元,专供读书所用——他一年读300余本书。他把一年三分之二的时间用在读书止,只留三分之一的时间写作和演讲;二个是,他的生活很惬意,很环保。丈母娘专为他养了10只母鸡,屋顶上种有菜园。夫人上班后,他就到屋顶溜一圈,摘一条黄瓜下来。

当时感觉他是儒道合一。

从东山岛回深圳后,我夜里不再到莲花山上漫步,而是一篇接一篇地阅读傅国涌的博文。这种欲罢不能的感觉,与10前读王小波相仿佛。傅国涌是一团火。我相信,每个读过他的文章的人,大约都会感受到理性的亮度和情感的温度。作为民国史专家,他说:“我挖掘的是过去的资源,但是我的指向却是未来,在过去寻找未来,让过去告诉未来,因为过去连接着未来”。举例言之,对当今这个每年民变达十万起以上的“火药桶”似的现实社会,他强烈呼唤“妥协”精神。他痛惜1912年和1946年,中国两次出现昙花一现的妥协曙光,前者因孙中山的“二次革命”而告失败,后者因国共两党“五个协议”变成废纸而告失败。竟其实质,则是强势团体——前者指袁世凯,后者指国民党——没有妥协的诚意,总想独占果实,不愿与其它社会力量分享社会资源,从而从妥协走向流血,而与民主宪政擦肩而过。他强调妥协,是希望执政党在未来可能出现的变局中不要一而再再而三地重蹈复辙。

作为公共知识分子,他认为我们如今正处在“帝国黄昏”,大变革是不可避免的。当人民对一个无比强大的强权只有深深的无奈、无望和无力感时,整个国家就会在不安中摇晃。傅国涌认为,维稳连治标都谈不上——那一天终会到来!然而他不主张权力更迭,而希望制度重建,以最终达到制衡强权的目的。为此,他倡导每个人“练习公民”,并引用胡适当年的一番话:“现在有人对你们说:‘牺牲你们个人的自由,去求国家的自由!’我对你们说:‘争你们个人的自由,便是为国家争自由!争你们自己的人格,便是为国家争人格!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

有记者曾经问傅国涌,如果你有机会移民,你是否愿意移民到一个民主化的国家,他的回答很干脆:不去。记者因此说他爱国。他听了有些生气,他说“爱国”、“爱国主义”是斯大林的话。他说国家就是我,我就是国家,谈什么“爱国”!他说不管我面临一个怎样可怕的未来,我也要和留在这块土地上的人们共同奋斗,在这块土地上追求。这块土地不属于那些腐败够了一走了之的贪官,而是属于我们每个普通人。

我得说,读傅国涌的文字,整个人是沉重的,但更是振奋的。毕竟,真理是人的另一种呼吸,或者说是“第二口气”。

两天前,我意外地收到傅国涌的一封电子邮件,内容如下:

      

    兴蓉兄你好。

  东山与你相聚,很高兴,看到一个为新时代培育新民的家教老师,你正在为一个尚未到来的社会树立新标准。令人欣慰,这个时代虽然糟糕,在社会层面正在静悄悄地发生一些变化,你做的事情和你写的书都是如此。我在回家的动车上,大致上将你的大作看得差不多了,非常好。祝贺你! 傅国涌

 

  读完这封短信,我不禁想起当初在东山时他一再强调的“行动的个人”,从而完全理解了他的苦心孤诣。正如他在博文《1911关键词:不安》中说的:“我特别不相信天上掉下来的东西,一夜之间恩赐给我们的东西,我只相信自己千辛万苦努力得来的东西——这样的公民社会也才真正靠得住。”

 傅国涌是可敬的。

责编:方新田
微博关注:教师博览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站点地图 | 招贤纳士 | 投稿平台 | 在线订阅
江西教育传媒集团 Copyright @ 2013-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2008240号-3